银丝缠绵

999千足银双股绞丝开口镯,面宽0.6cm,内直径5.5cm,重约38.5g。最古老而传统的样式,手工制作,机器抛光。幼时戴过的那个,童年一过,尺寸就明显不够了,搁置在抽屉深处日久,很长时间不曾再拿出来。倒也是千足银,这次就直接交给了店家,鉴定下来成色比现在的好,于是经过折算后又补买了些分量,通过网上和电话来回沟通了好几次,下定。我这人吧,要求不算高,但挑剔得千奇百怪,被客服和师傅翻了好几回白眼后,才打成了这只新的。

其实它当年也没有怎么发挥作用,那个时代,佩戴首饰上学是要被老师训斥的。田园牧歌式的农耕时期早已经远去,天崩地圻的变革过后,传承的就再没有多少是具体的物件、而仅仅留存一种仪式和一份心意了,所以当初,我的第一只银镯也是家人从银楼里买的,还不能大张旗鼓地招摇。但冥冥中,它始终是一个不可泯灭的印记,铭刻在我的脑海里,前一阵,《骊歌》中卷写到最艰苦部分之际才突然想到,原来我早就把它给了我的女主人公。

……也是自然而然,应该的啊。土生土长的江南女孩儿,银饰物是最常见也最贴心的体己,特别是银镯。它不昂贵,不高贵,不富贵,平时做事是不必频繁地从腕间褪下来的,亲密的时间长了,就和主人合为一体,越戴越亮。古代中国的药典经籍对银制品的保健和装饰功能有详细记载,现代医学亦是公认银金属能杀菌消炎,因此父母长辈们喜欢给孩子、尤其女儿准备银饰,除了添妆,也保平安,江南一带此风向来兴盛。这习惯在杏花细雨春风绿柳中延续了千百年,仿若是最平凡绵长的人生,又像是慢慢流逝的时光,或许会在世情和人事的磋磨中蒙垢,黯淡,磨损,却不会彻底被遗忘,若是不慎弄脏了,挤点牙膏在软布上就能擦去;受力变形,找个大小合适的长圆筒状器具箍好、来回滚几下便恢复正常;实在损伤严重的,送去首饰店修修也很方便。普通人生活里的种种大事小情,琐碎、平静而妥帖,并不起眼,日深月久就不太有人专门注意到了,对于镯子的主人,它则沾染了独属于娘家的气息,代表着外婆、妈妈和姐妹的味道,是期许,也是祝福,通过一双又一双或细致或粗糙的手,在无声流转的岁月里代代相传。寻常人家未必完全买不起沉甸甸的金玉镯子,在漫长而严格的等级制度之外,却是看不中那股暴富显摆的小家子气,而银镯……它恬静,悠闲,自守,随遇而安,既是无数个深夜里淡淡照耀的一抹明月光,也是压在箱底和心头一生一世的吉祥符,不管是绚烂的黄金还是精致的玉石,都不会拥有它独特而不变的沉静,与从容。戴着家里给的银镯的女孩子,走到天涯海角也不必担心忘了自己的根,江南烟水,故乡情思,会久久地萦绕在那交缠相织的绞丝间提醒着你,此身来自于何方。

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小玩意 平淡生活 JASMINE的人间词话 上海风情 走过江南
相关日志:
评论: 1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767
回复回复琥珀[2016-04-22 07:00 PM | del]
原来银镯子之于江南女孩儿们还有这个寓意。
回复来自 江南茉莉 的评论 江南茉莉 于 2016-04-23 08:58 PM 回复
现在这些风俗规矩也基本随着上代人的老去流失殆尽了,很少人注意。多的是伪古风盛行俗不可耐,连簪钗都分不清。传统银质器物早就比不过外牌珀金了。
发表评论
本博成员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。游客请使用[ GuestBook|访客留言 ]。谢谢访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