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年最好逢三月

寒暑一易。这季节,又该是出门踏青祭扫的时候了,那就去吧。

小镇依旧是记忆里的模样,阳光淡淡,流水悠悠。尽管年年来,在生产街的长廊下包粽子、开小饭店的阿姨伯伯也早就不记得我了,很正常的事,一年到头,他们的眼里身前该会经过多少南来北往的客人啊。但每一次,买十个粽子阿姨都会多给一只,还笑笑地夹出半个新鲜煮熟的金色咸蛋黄,叫我尝尝看。一顿农家饭菜吃完,照例嬉皮笑脸地提要求说“零头拉掉”的时候,那满脸皱纹、经常把“昂刺鱼没(细)骨头”说成“昂刺鱼没肉”的伯伯总是很豪爽地一挥手,好!今天也是这样,一百二十多块钱的餐费一下子降到一百块,这零头拉的,搞得我瞠目结舌。临水的砖砌围栏上放着一排黑色的青色的棕色的大大小小的瓦盆,不知名的花儿在轻风里绽开笑脸,任凭刚爆出嫩芽的细长柳枝轻轻拂过柔软的花瓣。猫咪蹲坐在一旁望着潺潺的河水沉思,偶尔很傲慢地低头闻闻客人放在它身边的一块排骨或半条鱼,不吃。坐在隔壁咪老酒的是个本地大叔,见他对面的游人正入迷地盯着对岸酒家深入水面的后门台阶看,就主动用乡音浓郁的普通话讲道:“侬晓得伐,有个客人吃醉了认错门口,一边开了后门往下走、一边回头招手‘再会再会明朝会’,嘴里说话,一路抬腿,走着走着就走到河浜里去了”,逗得人家哈哈大笑。笑声未息,河道中有节奏的欸乃声起,船桨来回划开绿色水波,舱里的姑娘举着相机刚站起来就立足不稳、摇晃了好几下,忍不住“唉哟”惊呼,又赶紧坐下了,摇船老人咧着嘴乐,扯开嗓子唱几句“桃花么纽头红,杨柳条儿青。勿唱前朝并古事,唱只唱昂昂昂昂昂啊——”,满河岸上下忙忙碌碌的镇民、自得其乐的吃客和优哉游哉的行人便都下意识地低低接了后半段,一齐附和着哼,“……金陵宝塔一层又一层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水芹菜炒香干,红烧昂刺鱼,酒香草头,酱爆螺蛳和扎肉。小时不爱吃水芹,看到草头也敬而远之,现在吃得不说是头牛,起码也称得起是只羊,汗。也难怪了,春天一到合该吃草,捂脸笑。鱼和螺蛳都当令,肥嫩无泥沙,浓油赤酱略加葱花姜片,绝不放如今到处泛滥成灾的辣椒花椒,地道的本帮家常做法,和自己家饭桌上的菜是一样的。冒着热气的扎肉送上来了,外边紧扎的稻草绳和包裹的莲叶一剪开,空气里,舌尖上,肉香中浸透了一股煮熟的草叶温软暖热的味道,像是幼年在乡下洒满日光的田地和老宅堆得满满稻谷的仓房里打滚,一边吃一边想要流泪。快结账的时候,戴着袖套围裙的阿婆沿着长廊来卖自己种的草莓,十块钱一小篮,不非常甜,果形却很正,嚼在嘴里清香扑鼻。



处处花开。









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金山 枫泾 上海风情 水乡 美食
相关日志:
评论: 3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694
回复回复踏雪寻梅[2016-03-23 08:46 AM | del]
开篇赏心悦目,一派江南风情,正感慨快要融进画里,猛然一排小吃跃入眼帘,好吧,容我忍忍口水继续看

特别喜欢读姐姐这种生活气息十足的文字,落地的踏实,很暖心
回复来自 江南茉莉 的评论 江南茉莉 于 2016-03-23 08:26 PM 回复
有空过来玩儿
回复回复琥珀[2016-04-24 03:50 PM | del]
每次都是匆匆而过,总会从你的文字以及摄影作品中发现原来从没看过真正的江南。
回复来自 江南茉莉 的评论 江南茉莉 于 2016-04-25 09:19 PM 回复
个人感觉,体验任何一个城市的风情,要看“市”,不单单是“城”
回复回复琥珀[2016-05-05 01:10 PM | del]
是的,单看”城“是死物。
回复来自 江南茉莉 的评论 江南茉莉 于 2016-05-08 10:52 AM 回复
啥时再来江南,多呆几天,带你去这些吴根越角玩儿
发表评论
本博成员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。游客请使用[ GuestBook|访客留言 ]。谢谢访问。